水国清泠

【高吴】汉东旧事

谁年轻时没有过小女儿情态呢,我也不例外。

当初我在汉东大学任教时才刚满二十八,那高老师也才三十出头。我当初呀还真搞不懂,他一个教政法的,怎么就天天往我历史系跑呢。拿着本明史就来围追堵截我,问这问那。喏,就是这,他指着“嵩无他才略,惟一意媚上”一句话就敢来跟我叫板批评严嵩,我随口报出《实录》、《国榷》的资料与他争辩,他一个人僵在那,涨红着脸,我自然是得意洋洋的离开了。后来啊,他反倒不好好研习明史,来我这倒是更勤了些,弄得我的学生都和他熟了。

不知道哪一年的情人节,他神神秘秘地约我到大学的小亭子里,我当时也隐约猜到了几分,同事们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微妙,我羞红着脸就跑出去了。亭子里他果然拿出一束玫瑰向我求婚,我能怎么办,嘴上变扭,心底却是欢喜的。抢过玫瑰风风火火地奔回办公室,弄得他倒有些无措,也跟着我回来。到教学楼的时候,我回头一看,他也停下了,周围已经聚集了三三两两窃窃私语的学生们,当时不知道怎么的,我胆子也大了起来,几步迈到他的面前,就这么一手拿着玫瑰,一手勾过他的肩膀,脸已经变得通红,环视了学生一圈道:

“他是我的。”

评论(15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