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馨

宋燕

——阿雁阿雁,回家罢。
梦中惊醒,睁开眼鬼使神差地我说了这句话。
——去哪儿?
她有些疲惫地看向我。
——汴梁。
尚在迷蒙的我怔怔地看着她。
——你真是疯了,我们回不去了。
马车的颠簸让她变得烦躁,尖酸的语言让我抖了一个机灵,须臾间清醒过来。
——我糊涂了,我糊涂了。
汴梁已在大火中化为了梦影,马车疾驰,迁都临安。不知为何,一阵异常的寒冷让我打了个哆嗦,紧了紧斗篷,阖上眼。

回家罢,哪怕只是在梦里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