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梓

恶搞之燕子吃富韩bu

仁宗朝某一天
“彦国彦国,你说韩稚圭漂亮不?”
“漂亮。”
“彦国彦国,你说韩稚圭声音好听不?”
“好听。”
“彦国彦国,你说……”
富弼有些无奈地打断了我:“小娘子啊,你不会喜欢稚圭罢。”
“不,我这是在给你们做媒。”我一脸正经地说道“是吧,富韩公。”
然后富弼一脸便秘地离开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