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馨

明/民燕#那是一个对廷益爱的深沉的燕子

“燕子这种鸟儿即使暂时被北方的寒冷卷离故土,终有一天,也会振翅回邦。”

北风吹,吹我庭前柏树枝。

我斜倚在炕上,手里握着一杆烟枪。三百年的奴役让我变得麻木,鸦片的蚕食也让我精神恍惚。偶尔,我也会梦回南明,那时候我还会尝试反抗
最近我听到了些关于义和团的风声,那个姓孙的年轻人让我想到了他。

又一次入梦,朦胧中显出一个熟悉的身影,我无法看清他的面孔 ,只能感受到他正目光灼灼地直视我,然后缓缓而有力地念出了:“况复阳和景且宜,野花闲草尚葳蕤。北风吹,能几时!”野花闲草尚葳蕤……野花闲草,是了我明白了。

猛然惊醒,一抚脸颊却发现早已泪流满面。我狠心把烟枪往地上一掷,把关的严严实实的窗户都打开,任凭风雪不断地吹打在我脸上。

我醒了,再也不会睡着了。

我期待着孙生会像朱重八一样,把我从深渊里拉回,为的是“驱除鞑虏,恢复中华!”

评论(2)

热度(4)